一只透明的云凌凌

西修。画手。写手。会刻章和diy。
滑板新手。
#变态暴躁老哥#

诈个尸...(还没写完先发一半x)
拿梗写文(梗见图)bl向

今早,路过轼弌家门边。不出意料,门任是紧闭着。

“嗬,轼弌这家伙又一人在他那破后院的林子里下棋。啊真无趣”我摇摇头。

罢了罢了,今日且不去那玩乐了,虽说是辜负了柔儿姑娘的好意,但他整天这闷着没我去找他玩,怪没意思的。

拎了坛私酿的桂花酒,与往日一样踩着后院的墙头悄悄溜到了那片竹林。

那位置正好,隐约能看着他。

“哒...”大概是踏着的那块瓦底下生了青苔,竟险些滑倒。

惊得我赶紧望了望轼弌那,他像是没觉察,头都没抬一分。这才松了口气。

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懈怠了。我暗暗嘟嚷了几句。

拍了下衣袖上的灰,自认为妥善了。便跳下了墙头

“轼弌,今儿又一个人啊,要不我陪陪你,别整这些无聊的玩意了。”我扬了扬手上拎着的桂花酒,勾了一下嘴角,

“来来来,尝尝我自个酿的酒,喝过的人都说我酿得还不错呢”说着便把他那盘已经下了七七八八的棋搁到了一边。

出乎意料的是今日他竟没拦着我把我赶出去。瞧着样子是有戏,还没....

“...喝过的人?”他的眉不易察觉地皱了皱

“是啊是啊,都说好喝呢,哎呀来喝喝看吧”我便倒了半盏给他,却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盏。

我小小抿了一口,不经意说道“这酒啊,喝着不呛但后劲还是有点的,你可要悠着点了,而且越喝越易上瘾噢”我侧目瞧了他一眼,他已半盏下肚。

捏着青瓷杯手指甚是修长白净,骨节分明,可以说是很好看了。

似乎这双手的主人有所感觉,指腹摩挲了下杯身。

他一杯又接一杯。细细一想...这家伙已经喝了不下三杯了....“慢点...这酒可不能像你这样胡闹喝的,待会酒劲上来了可有你好受的”

虽然我嘴上如是说,可心里确实是有些期盼着他喝醉。

不晓得这平日里正经八百的人儿,喝醉了酒后是个什么模样。

只是自己悠然地一口接着一小口,眯着眼看着对面的人一杯又一杯。

他的脸上浮上了两朵有些可爱的淡红,但还是一脸淡漠。

我笑着打趣道“瞧瞧,轼弌虽是喝醉了的样,可这脸色哪家姑娘看着会有兴趣啊.......可真不会让人有非分之想”说完我滑了滑他一眼

“你平日还对别家的姑娘那么凶,叫那些爱慕你的姑娘难过得很。换我要是你这么凶,我早就去喜欢他家的公子了”

对面的人动作顿了顿,一阵沉默。

啊...我还以为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。
当我内心懊恼不已时

轼弌蓦然站了起来,直勾勾地凝视着我。

“你为何没有非分之想”说话间夹杂几丝沙哑。他像是没听清我到底说了什么。

“......我..”话未说完,他便掩住了我的嘴,他的双眸对上了我的眼。

他顿了顿挤出了几个字“莫..要说话”。便
在我惊愕的眼神中。他吻了我的前额,不知怎的,此刻,许久不曾颤动的心,竟愈渐急促。

“扑通 .....扑通..”

他似乎也是察觉了我的变化,横抱起了我。

“你作甚!喝大了而已!为何要做这等事!”我喊着就要挣开他的怀抱

“莫闹 ”


评论(2)